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关于家事案件审判方式改革的几点思考

发布人:黄明军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10-19    

              众所周知,家庭是社会与个人的中间纽带,既肩负着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重要职责,又牵动着每个人内心的幸福指数。但是,家庭的极端重要性却未必受到我国民事审判实务界的重视,以至于全国范围内因家事案件的审理引发恶性事件的事例时有发生。为正视家庭内部纠纷,全国已有100家基层法院正在开展家事案件审判方式改革试点,从而,对什么进行改革,改革的法理基础在哪里,具体怎么改等问题开始受到审视和研究。笔者就有关家事审判方式改革的上述问题进行了粗浅的思考,希望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一、改革的对象:哪些案件的审判方式需要改革

要研究家事案件审判方式的改革,必须先明确哪些案件是家事案件。笔者认为,需要进行审判方式改革的家事案件并非《民事案件案由规定》中第二部分所有的婚姻家庭、继承纠纷类案件,而应当符合以下构成要件:1.案件应当建立在家庭共同成员基础之上,即:家事当事人均是共同的家庭成员,相互之间必须具备血缘关系或法律拟制亲属关系;2.争议的内容系共同家庭成员在家庭共同生产、生活中产生的人身权和财产权问题,属于家庭内部纠纷。若案件当事人不是共同的家庭成员,则该案件就不属于家事案件,如婚约财产纠纷案件,只涉及到财产权问题,双方当事人或未办理结婚登记,或办理了结婚登记但未共同生活,实际上双方根本未真正组成家庭,不会因家庭共同生产、共同生活而产生内部纠纷,不属于家事审判方式改革的对象。若案件当事人曾经是共同的家庭成员,但案件进入诉讼程序时家庭成员身份关系已经解除的,也不属于家事案件,如离婚后财产纠纷案件和离婚后损害责任纠纷案件,虽然双方争议的人身权和财产权问题产生于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但诉讼时双方的夫妻关系已经解除,不再属于家庭内部纠纷,运用一般的审判程序足以审理,也不是家事审判方式改革的对象。为此,笔者认为下列案件应当属于需要进行审判方式改革的家事案件:1)离婚纠纷;(2)婚姻无效纠纷(3)撤销婚姻纠纷;(4)夫妻财产约定纠纷;(5)抚养纠纷;(6)扶养纠纷;(7)赡养纠纷;(8)收养关系纠纷;(9)监护权纠纷;(10)探望权纠纷;(11)分家析产纠纷;(12)继承纠纷(13)法定继承纠纷;(14)遗嘱继承纠纷。

值得注意的是,同居关系案件当事人不具有血缘关系或法律拟制亲属关系,不属于家事案件,但双方同居过程中确实组成了事实上的家庭,且法律也赋予了公民结婚的自由与不结婚的自由,所以,笔者认为,同居关系案件的审理方式可以比照家事案件处理。

    二、改革的法理基础:人民法院有维护家庭完整性的义务

    从上述家事案件的范围可见,家事案件具有与一般合同、侵权案件完全不同的特征。笔者认为,这个特征就是家庭成员之间具有的亲情,包括夫妻之情、父母子女之情、兄弟姊妹之情、爷孙之情等。亲情体现出来的法律价值就是家庭成员精神上的利益。亲情一旦失去了家庭的温暖,家庭成员互相之间即使在血缘上可能还是亲属关系,但事实上已经形同陌路。 换言之,只有亲情利益稳定,家庭才稳定;要保障家庭稳定,必须准确化解亲情利益冲突。

人民法院如果不考虑亲情利益的因素,完全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方式审理离婚纠纷案件,则只需查明原告主张的婚姻解除权成立的条件,即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事实,也就是说,夫妻任何一方只要想离婚,其只需要提交诉状并载明自己存在与他人同居的事实,并提交相关证据加以证实,而这些事实是其配偶所无法知晓的,更难以举证推翻,即使配偶愿意原谅其过错,原告方也可通过法院的离婚判决达到解除婚姻的目的。

如此而言,婚姻的责任何在?庄严的人民法院何以使亲情延续,何以使家庭和睦,何以使社会稳定?神圣的法律何以保护无过错的另一方,何以保障家中无辜的未成年子女和老年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显然,按照一般审理合同或侵权之诉方式审理家事纠纷案件有违法律的初衷、法治的精神,人民法院在离婚纠纷中除了关注人身权和财产权以外,还必须看到镶嵌在里面的亲情。

换言之,离婚不是两个人自己的私事,不能完全由夫妻双方自由决定,还必须考虑其父母子女的亲情利益。因为一旦家庭破裂,家庭成员的亲情利益丧失,法律就应当赋予利益受损的家庭成员保护家庭、保护亲情、保护利益的救济权。显然,人民法院在审理离婚案件的过程中不得无视夫妻双方之外家庭成员的利益,必须主动征求他们的意见,综合权衡,慎重裁判。因为夫妻之外的家庭成员不具有当事人资格,不具有诉讼实施权,不能在法庭上表达自己的意见,人民法院必须站在司法为民、公正司法的立场,主动依职权进行询问和调取相关证据,维护亲情,捍卫家庭的完整性,确保家庭这个利益共同体不受非法侵害。为此,笔者认为人民法院具有维护家庭完整性的义务。

况且,“家”在我国老百姓的心目中具有重要的地位,一般都将“家”与国连在一起,“家”是国的基本单元,国是一个大的“家”。成语“国破家亡”更加说明了“家”与国的血肉联系。作为行使国家审判权的人民法院更应该依法维护家庭的稳定性,从而维护社会秩序的稳定性。人民法院改革家事案件审判方式,既是对以往家事案件审判方式的反思,也是对家中亲情利益的正当回应,更是依法履行义务的当然表现。

二、具体怎么改:硬件和软件有机结合

既然家事纠纷与其他纠纷的不同之处是亲情利益的存在,那么,我们审判方式改革的出路就在于如何化解亲情矛盾,如何维护亲情利益。亲情在本质上是一种情感,看不见也摸不着,但确实存在于人们的精神世界。笔者认为,要化解亲情矛盾,必须先了解矛盾争议点;要了解矛盾争议点,必须先打开当事人的心扉;要打开当事人的心扉,必须先取得当事人的信任;要取得当事人的信任,必须先要让当事人感觉自己所处的环境和自己所面对的人都是安全可靠的,至少没有危险。为此,笔者建议,人民法院家事审判方式的改革可从硬件和软件两方面的配合进行突破。

(一)硬件方面

1.组建一支擅长调解家事纠纷的审判团队。家事纠纷案件应当由专门的家事案件审判团队负责审理,不宜采取随机分案方式由所有员额法官平均办理。因为家事案件审判方式的改革是一项针对传统审判方式的革命,需要不断总结、提炼改革推进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和解决方案,这就要求参与改革的审判人员专司家事案件的审理工作,最大程度地获取改革的实效。同时,家事案件审判团队的组成也应当符合一定的条件。第一,主审法官应当是一个有家室的人,有自己的配偶、小孩和父母,具有一定的婚姻家庭生活经验。之所以这样要求,是为了拉近法官与当事人之间的心理距离,能够使法官充分理解当事人的所思所想所为,尽可能地取得当事人的信任;第二,主审法官的性格应当开朗、不偏执,能够包容当事人的一些过错,能够在倾听当事人述说的过程中始终保持一种开放、容忍的态度。之所以如此要求,是为了让当事人充分打开心扉,尽情倒出心中累积的委屈和怨恨,让法官精准找到症结所在;第三,主审法官应当善于做调解工作,懂得分析当事人的心理,能够随时调整调解的方案和进度。之所以如此要求,是因为家事当事人在日常的家庭生活中互有对错,互有损伤,能够说服当事人各让一步达成调解,是处理家事纠纷最好的结果;第四,法官助理和书记员能够各司其职,紧密团结在主审法官的周围,切实完成好相关辅助性工作。

2.组建一支专司家事事件调查的调查官队伍。家事纠纷涉及的矛盾具有隐秘性,且矛盾发生地多数在家庭住所地范围,家事当事人往往又各执一词,又均无力提交充分证据的情况下,为了查证相关关键性细节,查找侵害亲情利益的侵权人,人民法院有必要组建一支家事事件调查官队伍,依职权向当地邻居、村委会、社区等任何知晓案情的人和单位调取证据,相关人和单位不得拒绝;有必要的话,可以采取技术手段加密证言和其他证据,以消除证据持有者的“结仇”顾虑。家事调查官的来源可以是人民法院未入额的法官以及具有法律基础知识、懂得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和关联性的行政人员。

3.组建一支特邀家事调解员队伍。在国人心中家事属于私密之事,不太能够接受因为家事而对簿公堂,多数人会选择能够不上法庭的尽量不上法庭,一旦上了法庭就算是“撕破了脸”,具有家丑不可外扬的情结;但是,家事纠纷又确实发生了,所以,人民法院可以吸纳当事人身边具有调处社会矛盾经验、为人公道正派的人员作为特邀家事调解员,接受人民法院的委托组织当事人进行调解,最大限度减少当事人之间的敌对情绪,修复受损的亲情。调解达成协议的,人民法院可以制作调解书予以确认。特邀家事调解员可以是当事人居住地人民调解委员会的人民调解员、法院的退休法官等。

4.配备心理咨询师和心理咨询室。亲情是家事成员之间精神上的利益,属于个人精神世界的产物,易受到个人主观认识的影响。如果当事人主观认识发生了偏差,错误认为家人侵害了自己的亲情利益,并带着这种“偏差”同家人沟通,隔阂会不断加深,矛盾会不断累积,达到内心难以承受之痛的程度,当事人才诉至人民法院寻求公正。可见,矛盾的根源在于心理上的认识偏差。若这种认识得不到有效矫正,矛盾不仅得不到解决,还可能会继续升级。人民法院受理家事案件后,有必要委托经验丰富的心理咨询师代表人民法院在专门的心理咨询室“坐诊”,应用临床心理学知识对隐藏在矛盾纠纷底层的偏差认识进行矫正、对长期累积的怨恨进行疏导。因为心理咨询是另一门科学,它已经超出了法官审判业务能力的射程,若勉强为之,可能会“弄巧成拙”。当然,并不是每一位当事人都需要心理咨询,接受心理咨询的家事当事人需具备一定的条件。只有心理上的认识偏差达到了严重的程度,已经扰乱了日常生活,出现了相应忧郁、沮丧、焦躁不安等症状的家事当事人才有权享受这额外的心理咨询服务。心理咨询虽不是人民法院常规审判权运行的方式,但它是人民法院为维护家中亲情的和睦,构建和谐家庭所推出的服务产品,属于家事案件审判权运行衍生物。因为家事审判权运行程序的核心价值是解决家事纠纷,只要有利于家事纠纷依法解决的方式,人民法院均可采用,而心理咨询恰恰能够帮助个别极端家事当事人端正偏激思想,为依法解决纠纷提供技术保障。

当然,在有条件的地区,人民法院可与专门的心理诊所签订购买心理咨询服务协议,由当事人持人民法院心理咨询建议函免费接受心理诊所的相关咨询服务。

5.建设温馨的家事审判法庭。一般来说,审判法庭天然具备严肃性、权威性和神圣性,不容任何人亵渎。但那是只关乎人身权和财产权的审判法庭,重在对过错方、侵权方、违约方的威慑。面对家事案件中的情感因素,传统的审判法庭已无法满足维持亲情和睦、保障家庭完整的目的。因为家事当事人之间没有清晰的对错界限,涉及的多是家庭生活中的细枝末节,争议内容又十分庞杂,无法一一列出证据清单,无法准确归属举证证明责任,往往双方当事人既是过错方又是无过错方,既是侵权方又是被侵权方,各种情感综合纠缠在一起,传统审判法庭的威慑作用不利于纠纷的化解。若审判人员继续带着什么事都必须查清的思路裁判家事纠纷,则“清官难断家务事”早已预测了案件审理的结局。既然家事纠纷有自己的特点,那么,家事审判法庭的布置必将区别于传统的审判法庭。笔者认为,家事审判法庭的布局应当是温馨的,充满了宽恕和包容的生活正能量,不必万事“较真”,能够起到教育和引导当事人向善的积极作用。在那里,当事人双方能够真正坐在一起沟通交流,没有生硬的“原告”与“被告”,只有家里平常的称呼“丈夫”与“妻子”、“爸爸”与“儿子”等;在那里,法官不是面无表情的判官,而是和蔼可亲的倾听者、善听者,是人性善良的发现者、挖掘者和提炼者,是破除糊涂、迷茫的燃灯者;在那里,没有旁听席的设置,没有旁观者来凑热闹,就像家一样,大家关起门来谈心事。

(二)软件方面

1.构建家事案件具体审理流程。第一,鼓励当事人选择诉前调解。人民法院在接到当事人诉状的时候可以鼓励当事人选择诉前调解,还可以将诉前调解室设在诉讼服务中心,同时,公示相关具有资质的特邀家事调解员信息,可供家事当事人查询。一旦当事人选择诉前调解的,立案庭即将诉状等相关材料移交特邀家事调解员。由家事特邀调解员依据《人民调解法》《民事诉讼法》等规定组织当事人调解。离婚纠纷经调解和好的,或者其他案件经调解达成一致意见的,人民法院可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特邀调解的规定》的相关规定,对该特邀家事调解员进行表彰奖励。虽然诉前调解对于维护家庭和谐稳定具有重要价值,但是,家事当事人坚持诉讼立案的,应当登记立案,不得强迫当事人必须先进行诉前调解。因为家事案件审判方式无论如何改革,都不得剥夺当事人的诉权。

第二,告知当事人申请证据调取令和人身保护令事宜。离婚纠纷经调解不能和好的,立即终止诉前调解,直接进入诉讼立案程序。其他家事案件经调解无果的,当事人可选择退出诉前调解,进入诉讼立案程序。当家事案件进入诉讼程序后,家事审判工作人员应当告当事人可向人民法院申请证据调取令和人身保护令。经审查,确需调取相关证据或具有提供人身保护必要的,由家事案件的审判法官签发证据调取令或人身保护令。

第三,组织当事人庭前调解或委托特邀家事调解员组织调解。此次调解主要涉及亲情的修复,笔者建议离婚案件的庭前调解可依照下列程序进行:首先,由提起诉讼的一方述说自己的不足和对方的优点;其次,由应诉的一方述说自己的不足和对方的优点;再次,由审理法官归纳各自的不足和优点,找到矛盾的根源;最后,由双方当事人协商提出亲情修复的方案。如达成一致意见,本案可以调解和好或准许撤诉或制作调解书结案。其他家事案件也可比照离婚案件的流程做机动调整。

第四,开庭审理。对经庭前调解或委托调解不能和好的离婚案件或其他不能达成一致意见的家事案件,人民法院应当开庭审理。此次审理的重点主要在于婚姻解除权、人身权和财产权的有关问题,基本上等同于传统的庭审流程,但不同的是在双方都愿意解除婚姻关系的时候,人民法院应当权衡未成年人和老年人的亲情利益,慎重调解离婚或者判决离婚。当然,双方当事人申请继续亲情修复的,人民法院可以再次组织双方进行亲情修复的调解,甚至可以依据当事人的申请通知双方当事人进入亲情修复冷静期。比如,四川省安岳县人民法院开出的为期3个月的离婚冷静期通知书。其实,亲情的修复需要时间,时间可以沉淀一些事情,使人将它看得更加清晰,避免一时冲动;时间,也可以帮助人遗忘和淡化一些经历,以修复内心的伤痛。既然如此,人民法院完全可以利用“时间”这个武器修复亲情,维护家庭的稳定性。

第五,回访。回访是人民法院为维护家中亲情的延续性所做出的后续帮扶工作,具体内容包括:了解当事人生活状况、遇到什么困难、有什么要求,并可针对特定家庭成员还可以发放一些基本生活慰问品、帮助其解决一些生活困难。但并非所有的家事案件都需要回访,只有经人民法院调解和好或经调解选择撤诉的家事案件才有回访的必要。因为人民法院作出的家事判决书、调解书一旦发生法律效力,对双方当事人都具有约束力,实体纠纷也就得以解决。若一方当事人拒绝履行的,另一方当事人即可申请强制执行,不再需要人民法院作出额外的后续工作;而经人民法院调解后选择和好或撤诉的当事人,人民法院应当对这种愿意维护亲情和睦的当事人进行慰问,并尽可能地帮助他们解决生产、生活中的困难。

    2.建立家事案件审判人员岗前培训制度。家事案件审判人员入职前,应当参加有关家事案件审判理念的培训会。何以具备司法资格的员额法官仍然需要经过培训才能审理家事纠纷案件?原因在于家事案件审判方式的新颖性,如没有经过岗前培训,难以深刻领会家事案件审判流程的价值,难以摆脱自己审理其他案件时惯性思维的约束,难以胜任家事审判工作,难以满足现阶段我国家事案件的审判需要。培训的形式可以是多样的,可以省为单位组织辖区法院即将从事家事审判工作的工作人员进行集中培训,也可以委托国家法官学院开设定期的培训课程。课程的内容必须立足于家事审判实务,必须着眼于提升家事案件的审判质效,必须服务于人民群众对家事案件审判的期待。

3.构建家事调查与家事审判工作分离机制。家事调查专司证据收集,至于是否有必要收集,应由家事审判法官对当事人的申请进行审查后作出决定。换言之,取证权和决定权行使流程应当相对分离。证据调取令由家事审判法官依法对当事人的证据调取申请进行审查后签发,当事人获取证据调取令后,提交给家事调查官,由不少于两名家事调查官具体实施取证行为。因为并不是所有的家事案件证据都由家事调查官收集,只有影响到亲情和睦、未成年人和老年人合法权益的证据,当事人才可申请人民法院调取,所以,证据调取令的签发权实质就是审查所需调取的证据是否关系到家中亲情利益,这个签发权具有裁断性质,应当由家事案件的审判法官享有,属于审判权运行范畴;而家事案件调查取证权是严格按照证据调取令的要求具体实施取证行为的权力,属于执行权运行范畴。取证权和决定权的关系类似于人民法院内部执行权和审判权的关系,应当贯彻审执分离原则,实现取证权和决定权的相互约束与相互监督。

若经审查,当事人申请调取的证据只涉及到财产权问题时,应当严格执行民事诉讼法有关证据收集的规定,由当事人自行举证证明,当举证证明不能的,应当承担不利后果。家事审判方式改革绝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往人民法院身上揽,尤其是在证据收集方面,不能超越家事证据收集的红线,否则,将导致审判权的滥用。

    4.构建家事案件审判质量评查新机制。案件质量评查反映的是审判人员处理案件时的公正与效率问题。现阶段合同、侵权案件所追求的公正与效率基本体现在快速结案、正当判决结案上。所谓快速结案,就是尽量缩短办案期限,尽可能适用速裁程序、简易程序审理案件,确保正义不迟到;所谓正当判决结案,就是所审理的案件认定事实准确,适用法律并无不当,当事人服判不上诉,或即使上诉也未被上级法院发回重审或者改判,确保正义不缺席。笔者不否认,针对一般的人身权、财产权纠纷案件,快速结案、正当判决结案确实能够评查出审判人员的工作能力和热情。但是,家事案件涉及亲情利益,涉及家庭的稳定性,这些因素涉及当事人之间及当事人之外家庭成员的亲情利益,很多都不是家事当事人自己所能够自由处分的。而这些因素恰恰是一般的合同、侵权案件所不具有的。审判法官要快速审结家事案件,除了自己加班加点努力工作外,还必须要求家事当事人及其他家庭成员完全配合法官的工作,服从法官的安排,与法官之间“心有灵犀”。显然,这是难以做到的。因为家事纠纷涉及的亲情矛盾多是长年累月累积的结果,可谓“积怨很深”,而且家庭破裂又涉及到当事人之外其他家庭成员的利益,人民法院要在化解家事纠纷方面有所作为的话,必须想方设法了解亲情矛盾的根源,对有过错的当事人还需要预留一定的时间反思、吸收和消化,同时还需要征询、考虑其他家庭成员的意见等,而这一切都需要时间。

我们不能为了快速结案而不顾一切,不走家事纠纷任意诉前调解流程,不告知证据调取令和人身保护令事宜,不安排庭前调解或委托调解以修复亲情,直接进入庭审程序,即使最后因证据不足判决不准离婚或因存在法定义务判决按照当地生活标准支付赡养费等,实现法律意义上的结案,但是,家中亲情不仅未得到丝毫修复,还可能加速恶化,社会效果变成了负数。为此,笔者认为,家事纠纷案件应不得以结案时间的长短来考核家事法官的办案水平。因为决定家事纠纷解决的因素并非完全受审判法官的控制,家事案件审判质效的评查标准不能如此任性。

关于正当判决结案问题,因为家事亲情矛盾或许一开始是一方的责任,但慢慢会发展成双方都有过错,而且,很多细节都是各执一词,再加上家庭生活细节的隐秘性,往往缺乏充分证据加以证明,所以,要求家事法官认定事实准确,也有些强人所难;如果办案法官按照举证不能对待,家事当事人就会对办案法官和人民法院的司法能力表示不满,甚至对司法的公信力和权威性产生怀疑。所以,家事当事人提起上诉成了常有的事,如果上级法院又予以维持的,很可能导致涉诉信访、缠访事件的发生。若当事人性格再偏执一点,还可能会导致当事人伤害法官等恶性事件的发生。换言之,家事案件要实现以正当判决结案的方式化解当事人亲情矛盾,显属“文不对题”。毕竟,判决的作用场域是人身权和财产权问题,面对家事亲情纠纷,有些“力不从心”。所以,笔者认为,家事案件也不能以是否正当判决结案来评价家事法官的工作业绩。

综上,笔者认为,要准确评查家事案件的审理水平,应从案件是否调解和好、是否自愿撤诉、是否达成调解协议、是否进行回访、是否帮助当事人切实解决了一些生活困难等角度来评判。家事法官审理家事案件不到万不得已,不得轻易作出判决。

5.加强家事审判人员保护机制。其他案件相比,家事案件涉及情感纠葛,当事人容易情绪失控,极有可能做出伤害家事审判人员的事情。也就是说,家事审判人员所处的岗位危险性较高。为此,笔者建议,除了家事审判人员加强自我防卫意思以外,人民法院至少应当安排两名司法警察到家事审判法庭办公,加强对家事审判人员的保护。近年来发生的当事人伤害法官的血案,绝大多数源于家事案件的审理。如果家事审判人员的人身安全得不到保护,何以维护亲情的和睦、何以保障家庭的稳定、何以维持社会法治秩序的稳定?加强对家事审判人员的保护,势在必行!

结语:家庭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幸福港湾,保护了家庭就保护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幸福。家和方能万事兴,但是,家若不和了,该怎么办?家事纠纷案件就是家不和在法律上的表现,人民法院应如何对待家事纠纷中的亲情利益?能不能化解家事亲情矛盾?能不能提升人民群众对家事案件审理的满意度?所有问题的答案几乎都涉及到用于家事案件审判领域的硬件和软件的配合程度,关系到人民法院有没有勇气直面家事案件的真相。笔者坚信,只要坚持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大胆创新工作机制,以问题为导向,刻苦钻研,一定能够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家事审判之路,一定能够建立一整套具有中国人情味的家事审判制度。


【上一篇】  执行难的成因及破解对策探析
【下一篇】  人民法院内设机构研究